• 長榮徵信有限公司 徵信新聞

老教授包二奶“玩”了自己親閨女 痛不欲生 ed
 
CCTV.com 2008.01.17



  昨天一位自稱是李教授的人,給“七姐妹”打來了求助電話,他稱自己很痛苦,“我造孽啊!包了多個‘二奶’,沒想到這次卻‘玩’了自己沒見面的閨女,天啊,真是作孽,我該怎麼辦?”



  李教授現住開發區,年近六十,是位藝術家。20多年前,他和相愛的女人被迫分手,當時她已經有了身孕,後來聽說她嫁人了。後來,李教授想過去找她,可每次想到自己的家庭,他就把這個想法擱淺了。這些年,李教授在自己的圈子裏越混越好,經濟條件也越來越充實,“我開始在外尋找刺激,我先前包養了幾個‘二奶’,後來都分了,反正都是錢的交易”。



  直到認識了小童(化名)。小童是一名大學生,二十齣頭,“我特別喜歡這個女孩,她因為家境不好,我答應供她讀書,她才成為我的情人的。她學習很用功,我把她看得很重要,我倆也很投緣”。本來包“二奶”就不是什麼光彩事,可李教授的噩夢還在後頭。



  那天李教授和小童聊天,無意中說到了小童的父母。小童說自己父親去世的早,她一直和母親生活。當小童把母親的名字說出來後,李教授大吃一驚,小童母親的名字竟和他20多年前的戀人同名!可轉念一想也許是同名,不見得這麼巧。說歸說,李教授還是忍不住查了小童的家裏情況,小童的母親正是他曾經的戀人!按照小童的出生日期,李教授認定小童就是自己未見過面的女兒。“我當時就覺得天昏地暗,自責、痛苦,我一次次罵自己不是人。我已經好多天沒去看小童了,我到底該怎麼辦?我應不應該告訴小童?這件事該如何收場?”現在李教授對自己的做法後悔不已,“我錯了,希望有人能給我指條明路。”儘管李教授的做法讓人不齒,可我們還是希望能幫他從孽緣中解脫。



  針對此事,記者採訪了多位專家學者。



  山東大學法學院教授孫玉芝:不贊成告訴小童真相,一旦孩子知道事實真相,對她的打擊可想而知,但李教授必須想辦法斬斷和小童的一切往來和感情糾葛,而且要斷得徹徹底底。另外不贊成李教授的生活方式,希望從中吸取教訓。



  國家心理諮詢師陳雅茹:不管孩子是不是李教授的女兒,這種關係都應馬上中斷,而且千萬不能告訴她真相,李教授已經傷害她了,她知道的話心理會承受不住的,別再從心理上傷害她。



  作家、“公眾記者”山青河:首先我要對李教授說一句:表面上的樂,遮掩不了骨子裏的苦,遮掩不了思想上的空虛,遮掩不了對無聊的恐懼,人世間一切貪執和癡迷都是苦的緣起,而您的遭遇正應驗了這句話。不過我還是同情你現在的處境,我個人認為不應該告訴小童事實真相,因為殘酷的現實完全可以摧毀孩子的人生,鬧不好會出人命。先慢慢和小童從這種畸戀中掙脫出來,但希望繼續供她讀書。剩下的就是時間問題了,你和小童的痛苦會在時間的長河中銷蝕殆盡,即使留有殘渣也是提醒您在今後的人生中應該收斂才對。

上一篇】 【返回真實案例】 【下一篇